图解《麻衣神相》全文白话阅读 卷一

时间: 2016-07-14 06:41     来源:
十三部位总图歌

第一天中对天岳,左厢内府相随续。高广尺阳武库同,军门辅角边地足。
第二天庭连日角,龙角天府房心墓。上墓四杀战堂连,驿马吊庭分善恶。
第三司空额角前。上卿少府更相连。交友道中交额好、眉重山林看圣贤。
第四中正额角头,虎角牛角辅骨游。玄角斧裁及华盖,福堂彩霞郊外求。
第五印堂交锁里、左日蚕室林中起。酒樽精舍对缤门,劫路巷路青路尾。
第六山根对太阳,中阳少阳及外阳。鱼尾奸门神光接,仓井大门玄武藏。
第七年上夫座参,长男中男及少男。金柜禁房并贼盗,游军书上玉堂厣。
第八寿上甲柜依,归来堂上正面时。姑姨姊妹好兄弟,外甥命门学堂基。
第九准头兰台正,法令灶上宫室盛。典御园仓后阁连,守门兵卒记印绥。
第十人中对井部、帐下细厨内阁附。小使仆从妓堂前,婴门博士悬壁路。
十一水星阁门对,北邻委巷通衢至。客舍兵兰及家库,商旅生门山头寄。
十二承浆祖宅安,孙宅外院林苑看。下墓庄田酒池上,郊廓荒斤道路旁。
十三地阁下舍随,奴仆推磨坑堑危。地库陂池及鹅鸭,大海舟车无忧疑。?



流年运气部位歌

欲识流年运气行,男左女右各分形。天轮一二初年运,三四周流至天城。
天廓垂珠五六七,八九天轮之上停。人轮十岁及十一。轮飞廓反必相刑。
十二十三并十四,地轮朝口寿康宁。十五火星居正额,十六天中骨法成。
十七十八日月角,远逢十九应天庭。辅角二十二廿三,二十二岁至司空。
二十三四边城地,二十五岁逢中正。二十六上主丘陵,二十七年看坟墓。
二十八遇印堂平。二九三十山林部,三十一岁凌云程。人命若逢三十二,
额右黄光紫气生。三十三行繁霞上,三十四有彩霞明。三十五岁太阳位,
三十六上会太阴。中阳正当三十七、中阴三十八主亨。少阳年当三十九。
少阴四十少弟兄。山根路远四十一,四十二造精舍宫。四十三岁登光殿、
四旬有四年上增。寿上又逢四十五,四十六七两颧宫。准头喜居四十八,
四十九入兰台中。庭尉相逢正五十,人中五十一人惊。五十二三居仙库,
五旬有四食仓盈。五五得请禄仓米,五十六七法令明。五十八九遇虎耳,
耳顺之年遏水星。承浆正居六十一,地库六十二三逢。六十四居陂池内,
六十五处鹅鸭鸣。六十六七穿金缕,归来六十八九程。逾矩之年逢颂公,
地阁频添七十一。七十二三多奴仆,腮骨七十四五同。七旬六七寻子位,
七十八九丑牛耕。太公之年添一岁,更临寅虎相偏灵。八十二三卯兔宫,
八十四五辰龙行。八旬六七已蛇中,八十八九午马轻。九旬九一未羊明,
九十二三猴结果,九十四五听鸡声。九十六七犬吠月。九十八九买猪吞。
若问人生过百岁,颐数朝上保长生。周而复始轮于面,纹瘾缺陷祸非轻。
限运并冲明暗九,更逢破败属幽冥。又兼气色相刑克。骨肉破败自伶仃。
倘若运逢部位好,顺时气色见光晶。五岳四渎相朝把,扶摇万里任飞腾。
谁识神仙真妙诀,相逢谈笑世人惊。

真传百岁图


运气口诀
水形一数金三岁,土厚惟将四岁推。
火赴五年求顺逆,木形二岁复何疑。
金水兼之从上下,若云水火反求之。
土自准头初主限,周而复始定安危。

识限歌
八岁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
有无活计两头消,三十印堂莫带杀。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准头止。
禾仓禄马要相当,不识之人莫乱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人面排来地阁间。
逐一推详看祸福,火星百岁印堂添。
上下两截分贵贱,仓库分平定有无。
此是神仙真妙诀,莫将胡乱教庸夫。

十二宮

一.命宮
  命宫者,居两眉之间,山根之上。光明如镜,学问皆通。山根平满,乃主福寿。土星耸直,扶拱财星。眼若分明,财帛丰盈。额如川字,命逢释马,官星果若如斯,必保双全富贵。凹沉必定贫寒,眉接交相成下贱,乱里离乡,又克妻。额窄眉枯,破财钝檀。
诗曰:
  眉眼中央是命宫,光明莹净学须通。
  若还纹理多这滞,破尽家财及祖宗。
  命宫论曰:印堂要明润,主寿长久。眉交者,身命早倾。悬针主破,克妻害子。山岳不宜昏暗,有川字纹者,为将相。平正明润身常吉,得贵人之力。气色青黄虚惊,赤主刑伤,白主丧服哭悲,黑主身亡,红黄主寿安,终身吉兆。

二.财帛
  鼻乃财星,位居土宿。截简悬胆,干仓万箱。耸直丰隆,一生财旺。富贵中正不偏,须知永远滔滔。鹰嘴尖峰。破财贫寒。莫教孔仰、主无隔宿之粮。厨灶若空,必是家无所积。
诗曰:
  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
  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
  财帛宫论曰:天仓、地库、金甲柜、井、灶,总曰财帛官。须要丰满明润,财帛有余,忽然枯削,财帛消乏。有天无地,先富后贫。天薄地丰、始贫终富。天高地厚,富贵满足,荫及子孙。额尖窄狭、一生贫寒。井灶破露,厨无宿食。金甲柜丰,富贵不穷。气色昏黑。主破失财禄,红黄色现,主进财禄。青黄贯鼻、主得横财。二柜丰厚,明润消和,居官而受赏赐。赤主口舌。

三.兄弟?
  兄弟位居两眉,属罗计。眉长过目,三四兄弟无刑。眉秀而疏。枝干自然端正,有如新月和同水远超群。若是短粗同气、连枝见别。眉环塞眼、雁行必疏,两样眉毛,定须异母。交连黄薄,自丧他乡。旋结回毛。兄弟蛇鼠。
诗曰:
  眉为兄弟软径长、兄弟生成四五强。
  两角不齐须异母,交连黄簿送他乡。
  兄弟宫论曰:兄弟罗计,须要丰蔚,不宜亏陷。长秀则兄弟和睦,短促不足,则有分离孤独。眉有旋毛,兄弟众多狼件不常。眉毛散者、钱财不聚。眉毛逆生。仇兄贼弟。互相妒害,或是异姓同居。眉清有彩,孤腾清高之士。眉毛过目,兄弟和睦。眉毛中断,兄弟分散。浓淡丰盈、义友弟兄。气色青主兄弟斗争。口舌黑白,兄弟伤文。红黄之气。荣贵喜庆。

四.田宅
  田宅者,立居两眼、最怕赤脉侵睛。初作破尽家园,到老无粮作蘸。眼如点漆、终身产业荣荣。风日高眉、置税三州五县。阴阳枯骨、莫保田园。火眼水轮,家财倾尽。
诗曰:
  眼为田宅主其宫,清秀分明-样同。
  若是阴阳枯更露、父母家财总是空。
  田宅宫论曰:十星为田宅,主地阁要朝。天庭丰满明润,主田宅进益。低塌昏暗倾欣。主破田宅。若飞走不朝、田宅居无气色青,主官非田宅无成。黑主杖责。白主丁忧。红主成,田宅喜重重、黄明吉昌,谋元不遂,君子加官,即日得升,小人得宠,利见贵人,武职或领兵马、杀气旺者,即行师,主管财赋,或八运司等处,五品至三品,三品至二品,如是详看六品以卜,另作区处。

五.男女
  男女者。位居两眼-下。名曰泪堂。三阳平满,儿孙福禄荣昌。隐隐卧蚕,子息还须清贵。泪堂深陷,定为男女无禄。黑痣斜纹,到老儿孙有克。口如吹火,独坐兰房。若是平满人中,难得儿孙送老。
诗曰:
  男女三阳起卧蚕,莹然光彩好儿郎。
  悬针理乱来侵位,宿债平中不可当。   男女宫论曰:王阴三阳、位虽丰厚、不宜枯陷。左三阳枯,克损男。右三阴枯,克损女。左眼下有卧蚕纹,生贵子。凡男女眼下无肉者,妨害男女。卧蚕陷者,阴驾少;当绝嗣也。乱纹侵者,主假子及招义女。鱼尾及龙宫黄色环绕,主为阴驾纹见曾怀阴德济于人,必有果报。又云:精寒血竭不华色,男不旺,女不育。若明阳调和,精血敷畅,男女交合,故生成之道不绝。宜推于形象外,当以理言,玄妙自见也。气色青,主产厄。黑白主男女悲哀。红黄主喜至。三阳位红生儿。三阴位青生女。

六.奴仆
  奴仆者,位居地阁,重接水星。颊圆丰满,侍立成群。辅弻星朝一呼百诺。口如四字,主呼聚喝散之权。地阁尖斜,受恩深,而反成怨恨。纹纹败陷,奴仆不周。墙壁低倾,恩成仇隙。
诗曰:
  奴仆还须地阁丰,水星两角不相容。
  若言三处都无应,倾陷纹痕总不同。
  奴仆宫论曰:悬壁无亏,奴仆不少。如是枯陷,仆马俱无。气色青主奴马损伤。白黑主仆马坠堕,不宜远行。赤主仆马口舌,损马失财。黄色胜,牛马奴仆自旺,左门右户,排立成行。

七.妻妾
  妻妾者,位居鱼尾,号曰奸门。光润无纹,必保妻全。四德丰隆平满,娶妻财帛盈箱。颧星侵天,因妻得禄。奸门深陷,长作新郎。鱼尾纹多,妻防恶死。奸门暗惨,自号生离。黑痣斜纹,外情好而心多淫欲。
诗曰:
  奸门光泽保妻宫,财帛盈箱见始终。
  若是奸门生暗惨、斜纹黑痣荡淫奔。
  妻妾宫论曰:鱼尾须要平满,不宜克陷。丰满则夫贵妻荣,奴仆成行。妇女鱼尾奸门明润、得贵人为夫。女人鼻如悬胆,则主富贵。.缺陷则主防夫,淫乱败家、放荡不旺夫。妇人面如满月,下领丰满,至国母之贵。气色青,则主妻妄忧愁思虑。赤主夫妻口舌。黑白大夫妻男女之悲。红黄色见、主夫妻男女和谐之喜。如有暗昧,主夫妻分离,不然断角少情。

八.疾厄
  疾厄者,印堂之下,位居山根。隆如丰满,福禄无穷。连接伏犀,定主文章。莹然光彩,五福惧全,年寿高平,和坞相守。纹痕低陷,连年速疾沉疴,枯骨尖斜,未免终身受苦。气如雾,灾厄缠身。
诗曰:
  山根疾厄起平平,一世无灾祸不生。
  若值纹痕并枯骨、平生辛苦却难成。
  疾厄宫论曰:年寿明润康泰,昏暗疾病至。气色青主忧惊。赤防重灾。白主妻子之悲。黑主身死。红黄紫主喜气之兆也。

九.迁移
  迁移者,位居眉角,号曰天仓。丰盈隆满,华彩无忧。鱼层位平,到老得人钦羡,腾腾驿马,须贵游宦四方。额角低陷,到老住场难见。眉连交接,此人破祖离家。天地偏斜,十居九变。生相如此,不在移门,必当改墓。
诗曰:
  迁移宫分在天仓,低陷平生少住场。
  鱼尾未年不相应,定因游宦却寻常。
  迁移宫论曰:边地驿马,山林发际,乃为出入之所,宜明润洁净,利远行,若道暗缺陷,及有黑子,不宜出入,被虎狼惊。气色青,远行主惊失财。白主马仆有失,黑主道路身亡。红黄紫宜获财喜。

十.宫禄
  官禄者,位居中正,上合离宫,伏犀贯顶。一生不到讼庭,驿马朝归,官司逻扰。光明莹净,显达超群。额角堂堂,犯着官司贵解。宫痕理破,常招横事。眼如赤鲤,实死徒刑。
诗曰:
  官禄荣宫仔细详,山根仓库要相当。
  忽然莹净无痕点,定主官荣贵久长。
  官禄宫论曰:两眼神光如曙星,龙目凤睛主贵。印堂明润,两耳色白过面,声闻天下,福禄荣显。如陷缺飞走,而无名誉。气色青,主忧疑。赤主口舌是非。白主孝服至。红黄上下有诏书加官进职之喜。

十一.福德
  福德者,位居天仓,牵连地阁。五星朝拱,平生福禄滔滔。天地相朝,德行须全五福。额因额窄,须知苦在韧年。额阔颐尖。边否还从晚景。眉高目耸.尤且平平。眉压耳掀,休言福德。
诗曰:
  福德天仓地阁圆,五星光照福绵绵。
  若还缺陷并尖破、衣食平平更不全。
  福德宫论曰:天仓地库为福德宫,须要丰满明润,相朝招重重祖荫、福德永祟。若陷缺不利,浅窄昏暗、灾厄常见,人亡家破,盖因心术损了阴隙,终是勉强,神明不佑。作事行悔,满面春风,一团和气。气色青主忧疑。赤主酒肉,忌口舌。白主灾疾。红黄吉兆。

十二.相貌
  相貌者,先观五岳,次辨三停。盈满,此人富贵多荣。三停俱等,永保平生显达。五岳朝耸,官禄荣迁,行坐威严,为人尊重。额文初运。鼻管中年。地阁水星,是为末主。若有克陷,断为凶恶。
诗曰:
  相貌须教上下停,三停平等更相生。
  若还一处无均等,好恶中间有改更。
  相貌宫论曰:骨法精神,骨肉相称气相和,精神清秀,如桂林一枝、昆山片玉,如珠藏渊,如玉隐石,贵显名流,翰苑吉士。暗惨而薄者凶。气色满面红黄明润,大吉之兆。

十二宫总诀
  父母宫论曰:日月角须要高,明净则父母长寿康宁。低塌则幼失双亲。暗昧主父母有疾。左角偏,防父。右角偏,防母。或同父异母,或随母嫁父,出祖成家、重重灾注、只宜假养。方免刑伤。又云:重罗叠汁、父母重拜,或父乱母淫,与外奸通、又主防父害母。头侧额窄,多是庶出,或因奸而得。又云:左眉高,右眉低,父在母先归。左眉上、右眉下,父亡母再嫁。额削眉交者,主父母早抛,是为隔角反面无情。两角人顶,父母双荣,更受祖荫,父母闻名。气色青主父母忧疑,又有口舌相伤。黑白主父母丧亡。红黄主双亲喜庆。

五官总论
  五官者,一曰耳为采听官,二曰眉为保寿官,三曰眼为监察官,四曰鼻为审辨官,五曰口为出纳官。《大统赋》云:一官成,十年之贵显,一府就十载之富丰。但于五官之中,倘得一官成,可享十年之贵也。如得五官俱成,其贵老终。
  耳为采听官:不论大小,要轮廓分明,喜白过面,水耳、土耳、金耳、牛耳、圆棋耳、贴脑耳、对面不见耳,高眉一寸,轮厚廓坚,红润姿色,内有长毫,孔小不大,此采听官成也,或鼠耳、木耳、火耳、箭羽耳、猪耳、轮飞廓反,不好之耳,或低小软弱,此采听官不成也,不利少年损六亲。
  眉为保寿官:喜清高疏秀弯长,亦宜高目一寸,尾拂天仓,主聪明富贵,机巧福寿,此保寿官成也;若粗浓黄淡,散乱低压,乃刑伤破败,此一官不成也。
  眼为监察官:黑白分明,或凤眼、象眼、牛眼、龙虎眼、鹤眼、猴眼、孔雀眼、鸳鸯眼、狮眼、喜鹊眼,神藏不露,黑如漆,白如玉,波长射耳,自然清秀有威,此监察官成也;若蛇、蜂、羊、鼠、鸡、猪、鱼、马、火轮四白等眼,赤白纱侵,睛圆黑白混杂,兼神光太露,昏昧不清,此监察官不成也,又且愚顽凶败。
  鼻为审辨官:亦宜丰隆耸直有肉,伏犀龙虎鼻,狮牛胡羊鼻,截筒盛囊悬胆鼻,端正不歪不偏,不粗个小,此审辨官成也。若狗鼻、鲫鱼、鹰嘴、剑峰、反吟、复吟、三曲、三弯、露孔、仰灶、扁弱、露脊、露骨、太大孤峰,况又凶恶,贫苦无成,刑恶奸贪,此审辨官不成也。
  口为出纳官:唇红齿白,两唇齐丰,人中深长,仰月弯弓,四字口方,牛龙虎口,两唇不反不昂,不掀不尖,此出纳官成也。或猪狗羊口,覆船,宴鱼纫鱼,鼠食羊食,唇短齿露,唇黑唇皱,上唇薄下唇反,须黄焦枯粗浊,此出纳官不成也。书云,但一官成者,掌十年之贵禄富丰,不成者,必主十年困苦。

五岳
  额为衡山(南岳)。颏为恒山(北岳)。鼻颧嵩山(中岳)。左颧为泰山(东岳)。右颧为华山(西岳)。
  中岳要得高隆,东岳须耸,而朝应不隆不峻,则无势,为小人,亦无高寿。中岳薄面无势,则四岳无主,纵别有好处,不至大贵,无威严重权,寿不甚远。中岳不及且长者,止中寿,如尖薄,晚年见破,到头少称意。南岳倾侧,则主见破,不宜长家。北岳尖陷,未主无成,终亦不贵。东西倾倒无势,则心恶毒无慈爱,五岳须要相朝。

四渎
  耳为江。目为河。口为谁。鼻为济。
四渎要深远成就,而涯岸不走,剧财谷有成,财物不耗多蓄积。耳为江渎,窍要闻而深,有重城之副,紧则聪明,家业不破.目为河渎,深为寿,小长剔贵,光则聪明,浅则短命,昏浊多滞,圆则多天,不大不小贵.口为淮漠,要方阔而唇吻相履载,上薄则不覆.下薄则不载,不覆不载则无寿.无晚幅.不覆则家必覆。鼻为济渎,要丰隆光圆,不破不露,则家必富.

三主三柱
 额尖初主灾,鼻歪中主逃,欲知晚景事,地阁喜方高。头为寿柱,身为梁柱,足为栋柱。

五星六耀说
五星,金、木、水、火、土也。
六耀者,太阳、太阴、月孪、罗喉、计都、紫气。
火星须得方,方者有金章。(额也)
紫气须得圆,圆者有高官。(印堂)
土星须要厚,厚者得长寿。(鼻也)
木星须要朝,五福并相饶。(右耳)
金星须要白,官位终须获。(左耳)
罗喉须要长,长者食天仓。(左眉)
计都须要齐,齐者有妻儿。(右眉)
月字须要直、直者得衣食。(山根)
太阴须要黑,黑者有官职。(右眼)
太阳须要光,光者福禄强。(左眼)
水星须要红,红者作三公。(口也)

五星六耀决断诗
金木星是耳,贵要轮廓分明,其位红白色不均,大小如门阔,生得端正,不反不尖,不小,一般更是高过眉眼。白色如银样大好、其人当生,得金木二星照命,发禄定早。若反侧窄,或大或小,为陷了金木二星,其人损田宅,破财帛,无学识也。
诗曰:
金木成双廓有轮,风门容指主聪明。
端耸直朝罗计上,富贵荣华日日新。
金本开花一世贫,轮翻廓反有艰辛。
于中若有为官者,终是区区不出尘。(左金耳也,右木耳也。)

水星是口,名为内学堂,须要唇红阔四角人中深,口齿端正有文章,为官食禄。若唇齿粗,口角垂,黄色主贫贱。
诗曰:
口含四字似朱红,两角生棱向上官,
定是文章聪俊士,少年及第作王公。
水星赂绰两头垂,尖薄无棱是气儿。
若是偏将居左右,是非奸诈爱便宜。

火星是额,如见额广阔发际深者,有禄位衣食,及子息四五人,其人有艺学,父母尊贵,当生命宫,得火星之力人命,有田宅,寿九十九。如尖陋有多文理者,是陷了火星,乃不贵,无子息一二人,至老不得力,衣食平常,又不得兄弟力,主贫,无大寿,损妻破财。
诗曰:
火星宫分阔方平,润泽无纹气色新。
骨耸三条川字样,少年及第作公卿。
火星尖狭是当流、纹乱纵横主配囚。
赤脉两条侵日月,刀兵赴法死他州。

诗曰:
罗计星君秀且长,分明贴肉应三阳。
不惟此貌居官职,思义彰名播远方。
罗喉稀疏骨耸高,为人性急爱凶豪。
眉毛奸邪似垂柳,兄弟同胞有旋毛。(左罗右计)

鼻土星诗曰:
土宿端圆似截筒,灶门孔大即三公,
兰台庭尉来相应,必主声名达贤圣。
土宿歪斜受苦辛,准头尖薄主孤贫,
旁观勾曲如鹰嘴,心里奸邪必害人。
紫气宫中阔又圆,拱朝帝王是英贤,
兰台庭尉来相应,末主官荣盛有钱。
紫气宫中窄又尖,少短无腮更少鬓,
自小为人无实学,衣食萧条没更添。
月孛宜高不宜低,荣然光彩是琉璃,
为官必定忠臣相,末主高官有好妻。
月孛宫中窄又尖,家财早破事相宜,
为官岂得荣官禄,孛位当生困岁年。
罗计星君秀宜长,分明贴肉应三阳,
不唯此貌居官职,恩义彰明播远方。
罗计稀疏骨耸高,为人性急爱凶豪,
奸淫状如垂杨柳,兄弟同胞有旋毛。
日月分明似太阳,精神光彩一般强,
为官不拜当朝相,也合高处作侍郎。
日月斜窥赤贯瞳,更兼孤露又无神,
阴枯阳衰因刀死,莫待长生主恶终。

六府
  六府者,两辅骨、两颧骨、两颐骨、欲其充实相辅,不欲支离孤露。《灵台秘诀》云:上二府自辅角至天仓,中二府自命门至虎耳,下二府自肩骨至地阁。六府充直无缺陷癍痕者,主财旺。天仓峻起多财禄,地阁方停万顷田,缺者不合。

三才三停论
  三才者,额为天,欲闹而圆,名日有天者贵。鼻为人,欲旺而齐,名曰有人者寿。颏为地,欲方而阔,名曰有地者富。三停者,发际至印堂为上辅,是初主。自山根至准头为中府,是中主。,自人中至地阁为下辅,末至。自发际至眉为上停,眉至准头为中停,准头至地阁为下停。
诀曰:
上停长老吉昌,中停长近君王,下停长少吉祥。
三停平等,富贵荣显。三停不均,孤夭贫贱。
诗曰:
面上三停仔细看,额高须得耳门宽。
学堂三部吴堪是,空有文章恐不官,
鼻梁隆起如悬胆,促者中年寿不长。
地阁满来田地盛,天廷平阔于孙昌。

四学堂
一曰眼为官学堂,眼要长而清,主官职之位。
二曰额为禄学堂,额阔而长,主官寿。
三曰当门两齿为内学堂,要周正而密,主忠信孝敬。疏缺而小主多狂妄。
四曰耳门之前为外学堂,要耳前丰满光润,主聪明。若昏沉愚齿之人也。

八学堂 
第一高明部学堂,头圆或有异骨昂。
第二高广部学堂,额勇不错骨起方。
第三光大部学堂,印堂平明无痕伤。
第四明秀部学堂,眼光黑多人隐藏。
第五聪明部学堂,耳有轮廓红白黄。
第六忠信部学堂,齿齐周密白如霜。
第七广德部学堂,舌长至准红纹长。
第八班笋部学堂,横起天中细秀长。
八位学堂如有此,人生富贵多吉祥。

学堂诗
背负琴书不得名,学堂无位陷三停。人中一位若无应,空将年月在朝臣。
欲说无官少保人、盗门青气有罗纹。使于鼻上多红气,可惜虚劳枉苦辛。
月学尖儿义损财,初年流落更多灾。官方门舌无人说,只有先贤相出来。

人面总论
天庭欲起司空平,中正广阔印堂清,
山根不断年寿润,准头圆肉人中深,
口如四字承浆阔,地馈朝归仓库应,
山林圆满驿马丰,日月高广边地静,
阴阳肉满鱼尾长,正面颧开有神光,
兰廷圆正法令通,金匮海角微生黄,
三阴三阳不枯陷,龙藏虎伏仍相当,
五岳四渎无克破,便见人间可相郎,
若见欹斜并斜塌,气暗神昏受折磨,
面有神光射人目,男贵公侯女贵后。

五行形相
  土星是鼻,须要准头丰厚,两孔不露,年上寿上平满直端耸不偏,其人当不陷了土星,人命并满三分.主有福禄寿。如中岳土星不正,准头尖露,更准头高,其人陷了中岳土星,主贫贱少家业.主心性不直。
诗曰:
土宿端圆似截简,灶门孔大即三公。
兰台廷尉来相应。必主声名达圣聪。
土宿歪斜受苦辛,准头尖薄主孤贫,
傍观勾曲如鹰嘴,心里奸谋必害人。

紫气星下是印堂,分明无直纹圆如珠,主人必贵。白色如银样,主大富贵。黄者有衣食。如窄不平匀,有隐纹者,不吉,子息二三人,不得力,无厚禄,损田宅。
诗曰:
紫气宫中阔又圆,拱朝帝主是英贤。
兰台廷尉来相应,末主官荣盛有钱。
紫气宫中窄又尖,小短无腮更少男。
自小为人无实学,衣食潇条更没添。

太阴太阳是眼,要黑白分明,长细双分人鬓者,黑睛多白睛少,光彩者,其人当生得阴阳二星照命,作事俱顺,骨肉俱贵。如黑少白多黄赤色,其人陷了二星,损父母害妻子,破田宅多灾短命。
诗曰:
日月分明是太阳,精神光彩一般强。
为官不拜当朝相,也合高迁作侍郎。
日月斜窥赤贯瞳,更嫌孤露又无神。
阴阳枯暗因刀死,莫待长年主恶终。

月字星是山根,从印堂直下分破者,其人当遭月孪照命。陷了山根,主子孙不吉,定多灾危,修读无成,破产刑妻害子息。
诗曰:
月孪宜高不宜低,莹然光彩似琉璃。
为官必定忠臣相,末主高官有好妻。
月字宫中狭又尖,家财早破事相煎。
为官岂得荣高禄,字位当生困岁年。

罗计星是眉,二星粗黑过目人鬃际者,此衣禄之相,子息父母皆贵,亲眷亦责。此二星人命,如眉相连横赤色更短,主骨肉子息多犯恶死。
诗曰:
木瘦金方水主肥,土形敦厚背如龟。
上尖下阔名为火,五样人形仔细推。
木色青今火色红,土黄水黑是真容。
只有金形是带白,五般颜色不相同。
诗曰:
青主忧今白主丧,黑主重病及官方。
若还进职并添喜,看取所黄满面光。

五行相说
  夫人之受精于水,凛气于火,而为人。精合而后神生,神生而后形全。是知全于外者,有金木水火土之相,有飞禽走兽之相。金不嫌方,木不嫌瘦,水不嫌肥,火不嫌尖,土不嫌浊。似金得金,刚毅深。似木得木,贷财足。似水得水,文学贵。似火得火,见机果。似土得土,厚柜库。故丰厚严谨者,不富即贵。浅沟轻燥者,不贫则天。如女子之气,欲其和媚,相貌欲其严整,若此者不富则贵也。

论形
  人秉阴阳之气,肖天地之形,受五行之资,为万物之灵者也。故头象天,足象地,眼象日月,声音象雷霆,血脉象江河,骨节象金石,鼻额象山岳,毫发象草木。天欲高远,地欲方厚,日月欲光明,雷霍欲震响,江河欲润,金石欲坚,山岳欲歧,草木欲秀,此皆大概也,然郭林宗有观人八法,是也;

论神
  夫形以养血,血以养气,气以养神,故形全则血全,血全则气全,气全则神全。是短形能养神,托气而安也。气不安则神暴而不安,能安其神,其惟君子乎。穷则神游于眼,寐则神处于心,是形出处于神而为形之表,犹日月之光外照万物,而其神固在日月之内也。眼明则神清,眼昏则神浊。清则贵,浊则贱。清则卧多而寐少,浊则寐少而寐多。能推其寐者,可以知其贵贱也。夫梦之境界,盖神游于心,而其所游之远,亦不出五脏六腑之间,与夫耳目视听之门也。其所游之界,与所见之事,或相盛而成,或遇事而至,亦吾身之所有也。梦中所见之事,乃吾身中,非出吾身之外也。白眼掸师说梦有五境:一曰灵境,二曰宝境,三曰过去境,四曰见在境,五曰未来境。神惨梦生,神静则境灭。夫望其形,或洒然而清,或朗然而明,或凝然而重,然由神发于内而见于表也。神清而和,彻明而秀者,富贵之相也。昏而柔弱浊而结者,贫沟之相也。实而静者其神安,虚而急者其神惨。

相主神有七
  藏不晦,藏者不露也.晦者无神也。安不愚,安者不摇动也,愚者不变通也。发不露,发者发扬也,露者轻跳也。清不枯,清者神逼人也,拈者神而死也。和不弱,和者可亲也,弱者可呷也。怒不争,怒者正气也,争者泪气也。刚不孤。刚者可敬也,孤者可恶也。
诗曰:
神居形内不可见,气以养神为命根。
气壮血和则安固,血枯气散神光奔。
英标清秀心神爽,气血和调神不昏。
神之情浊为形表,能定贵贱最堪论。

论形有余
  形之有余者,头顶圆厚,腹背丰隆,额阔四方,唇红齿白,耳圆成轮,鼻直如胆,眼分黑白,眉秀疏长,肩膊脐厚,胸前平广,腹圆垂下,行坐端正,五岳朝起,三停相称,肉腻骨细,手长足方,望之巍巍然而来,视之怡怡而去,此皆谓形有余也。形有余者,令人长寿无病,富贵之荣矣。

论神有余
  神之有余者,眼光清莹,顾盼不斜,眉秀而长、精神耸动,容色澄彻,举止汪洋。恢然远视,若秋日之照霜天;巍然近瞩,似和风之动春花。临事刚毅,如猛兽之步深山;出泉迢遥,似丹风而翔云路。其坐也如界石不动,其卧也如栖鸦不遥,其行也洋洋然如平水之流、其立也昂昂然如孤峰之耸。言不妄发,性不妄躁,喜怒不动其心,荣辱不易其操,万态纷错于前,而心常一,则可谓神有余也。神有余者,皆为上贵之人,凶灾难人其身,天禄永其终矣。

论形不足
  形不足者,头顶尖蒲,肩膊狭斜,腰肋疏细,肘节短促,掌薄指疏,唇赛额挞、鼻仰耳反,腰低胸陷,一眉曲一眉直,一眼仰一眼低,一睛大一睛小,一颧高一颧低,一手有纹,一手无纹,唾中眼开,言作女音。齿黄而露,口臭而尖。秃顶无众发,眼深不见睛。行步奇侧,颜色萎怯。头小而身大,上短而下长,此之谓形不足也。形不足者,多疾而短命,福薄而贫贱矣。

论神不足
  神不足者,似醉不醉,常如病酒;不愁似愁,常如忧戚。不唾似睡。绕睡便觉;不哭似哭,常如惊怖。不嗔似嗔,不喜似喜,不惊似惊,不痴似痴,不畏似畏容止昏乱,色浊似染。颠痫神色凄伧,常如大失;恍您张惶,常如恐怖。言语瑟缩似羞隐藏,貌儿低摧如遭凌辱。色初鲜而后暗,语初快而后呐,此皆谓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招牢狱之厄,宫亦主失位矣。

论声
  夫人之有声,如钟鼓之响。器大则声宏,器小则声短。
  神清则气和、气和则声润,深而圆畅也。神浊则气促,气促则声焦急而轻嘶也。
  故贵人之声,多出于丹田之中,与声气相通,混然而外达丹田者、声之根也。舌端者,声之表也。夫根深则表重。根浅则表轻,是如声发于根而见于表也。
  若夫清而圆,竖而亮,缓而烈,急而和,长而有力,勇而有节,大如洪钟腾韵龟鼓振音,小如玉水流鸣琴征奏曲。见其色则粹然而后动,与其言久而后应,皆贵人之相也。
  小人之言皆发舌端之上,促急而不达,何则急而嘶,缓而涩,深而滞,浅而澡。大则散,散则破,或轻重不均,嘹亮无节,或眶毗而暴,繁乱而浮,或如破锣之响,败鼓之鸣,又如寒鸦哺雏,鹅雁呸咽,或如病猿求侣,孤雁失群,细如蚯蚓发吟,狂如青龟夜惨,有如犬之吠,如羊之鸣,皆贱薄之相也。
  男有女声单贫贱,女有男声亦妨害。然身大而声小者凶,或于湿而不齐,谓之罗网声。大小不均,谓之雌雄声。或先迟而后急,或先急而后迟,或声未止而气先绝,或心未举而色先变,皆贱之相也。
  夫神定于内,气和于外,然后可以接物,非难言有先后之叙,而色亦不变也。苟神不安而意不和,则其言失先后之叙,辞色挠矣,此小人之相也。
  夫人票五行之形,则气声亦配五行之象也。故土声深厚,木声高唱,火声焦烈,水声缓急,金声和润。又曰:声轻者断事无能,声破者作事无成,声浊者谋运不发,声低者卤钝无文。清吟如涧中流水者,极贵。发声溜亮自觉如瓮中之响者,主五福全备之人也。

听声篇
  声小亮高,贤贵之极;语声细嫩,必主贫寒,兼须危困。女人雄声,终身不荣,良人早强,虚有夫名。男子雄声,妨须多儿女,声急切妨夫一绝。
诗曰:
木声高唱火声焦,和润金声最富挠。
土语却如深瓮里,水声圆急又飘飘。
贵人音韵出丹田,气实喉宽响又坚。
贫贱不离唇舌上,一生奔走不堪言。
  声大无形,托气而发,贱者浮浊,贵者清趣。太柔则怯,太刚则折。隔山相闻,圆长不缺,斯乃贵人,远见风节。

论气
   夫石蕴玉而山辉,沙怀金而川楣,此至精之实,见乎色而发于形也。
  夫形者质也,气所以充乎质,质因气而宏。神完则气宽,神安则气静。得失不足以暴其气,喜怒不足以惊其神。则于德为有容,于量为有度,乃重厚有福之人也。
  形犹材有杞梓梗棉荆棘之异,神犹士所以治材用其器,声犹器听其声,然后知其器之美恶,气犹马驰之以道善恶之境。君子则善食其材,善御其德,又善治其器,善御其马。小人反是。其气宽可以容物,和可以接物,清可以表物,正可以理物。不宽则隘,不利则涙,不刚则懦,不清则浊,不正则偏。视其气之浅深,察其色之燥静,则君子小人辨矣。
  气表而舒和而不暴,为福寿之人。急促不均,暴然见乎色者,为下贱之人也。医经以一呼一吸为一息,凡人一昼夜计一万三干五百息,今观人之呼吸疾徐不同,或急者十息,迟者尚未七八。而老肥者大疾,勿其者差迟,故恐古人之言犹末尽理。
  夫气呼吸发乎颜表,而为吉凶之兆,其散如毛发,其聚如黍米。望之有形,按之无迹,苟不精意以观之,则祸福无凭也。气出人无声,目不自察,或卧而不喘者,为之龟息气象也。呼吸气盈而身动主死之兆也。孟子不顾万钟之禄,能养气者也,争可欲之利悼悼然房其色而暴其气者,亦何以论哉。
诗曰:
气乃形之本,察之见贤愚。
小人多急燥;君子则宽舒。
暴庚灾相及,深沉福有余。
谁知公辅量。虚受若重渊。
柳庄曰:从发际至承浆,左右气止一百二十五部;若言黑子皆为助相,视其骨气美者为妙也。

图解《麻衣神相》全文白话阅读 ?卷二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北京多盈精准计划